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時局 股票 導購 建材 手機版

高薪招聘“迪士尼員工”竟然是一場騙局

來源:解放日報 發布時間:2017-08-09 16:23:25

每月7000元還包吃住的迪士尼內場保安、月薪8000元的迪士尼觀光車司機、月薪6000元的迪士尼檢票員……在趕集網上,認證為“上海迪士尼樂園”“川沙游樂園”等信息的企業發布大量招聘信息。遠高于市場價的薪酬,讓求職者趨之若騖。

外地來滬的小金,按照上述信息投遞簡歷后,被通知前往松江參加面試。接下來,她被助理、經理們以各種名義陸續收取近800元的費用。錢付完了,工作找到了嗎?小金向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求助,稱所謂招聘完全是個騙局。

按照求職者提供的信息,記者日前在松江區暗訪多日發現,這里活躍著一個招聘行騙團伙,他們人數眾多,各有分工,組織嚴密,在松江多個軌交站附近均設有所謂的“面試中心”。整個過程像“流水線”一般,一天多達百余名求職者上當受騙。

草草填張表格即被拉去體檢

記者在趕集網上以“迪士尼”為關鍵詞搜索,網站反饋了100多條招聘信息。根據小金提供的線索,記者鎖定其中一條月薪7000元招聘迪士尼保安和檢票員的信息。在趕集網上,這條信息的發布企業認證為“浦東川沙游樂園”,并有“金牌人力資源”“描述真實”“無任何收費”等標簽。在職位描述中則寫著綜合工資6000元、繳納五險一金、每周兩天休息、每天工作8小時、包吃住等細節。網頁顯示,這條信息8月2日剛被更新過,已有58人投遞簡歷。

記者給發布者“崔助理”發了條求職短信,應聘迪士尼保安。很快,短信回復,對方自稱是“迪士尼唯一直招”,通知記者前往9號線松江新城站3號口出口左側10米處參加面試。

8月4日上午,記者前往松江新城站參加面試。3號出口左側10米地鐵上蓋商鋪的一間門面房,貼著碩大的紅字“企業面試中心”招牌。其中,面試的“試”字剛貼了一半,用于貼字的腳手架擺在一旁。記者推門而入,這是一間10余平方米的房間,擺著兩張桌子幾臺電腦,墻上貼著一些企業的介紹信息。4名女子坐在桌子后方,不斷打著電話,通知求職者前來面試。記者詢問誰是崔助理?近門側一名短發女子招呼記者坐到她的對面,遞上一張表格,要求先填表。記者用事先準備好的化名草草填完表格。期間,一名廣東來的求職者小張也推門進來,對話中得知,她應聘的是迪士尼檢票員。

填完表格后,崔助理將記者和小張的表格收走,看也不看一眼就放在一旁。隨后,崔助理大致介紹了職位信息,除網上的信息外,她又補充了幾點,比如她并非中介而是代迪士尼公司直招、宿舍4人一間就在樂園外5分鐘路程處、單位每月還將補貼300元水電費等。一旁的小張聽完這些信息非常激動,急著詢問何時安排入職。見狀,崔助理忙說由于是集體宿舍、吃住都在一塊,所以需要先到公司的定點醫院做體檢,體檢合格才能簽約安排住宿,體檢費170元,不過屬于墊付,待入職后單位會予以報銷。

說完這些,崔助理撕下一張寫有“安貞醫院”的單子,填上記者和小張的名字,隨后叫來一個叫“阿龍”的男子,囑咐記者和小張趕緊跟著他去醫院體檢。

體檢“走過場”全程20分鐘

阿龍帶著記者走到軌交松江新城站下方的車庫,讓記者上了一輛牌照為“滬C6A5E6”的白色小車。車行10余分鐘后,來到松江區茸梅路五昆路路口的上海安貞醫院。

阿龍將記者領到醫院前臺登記信息體檢。記者以身份證丟失為由,向前臺出示了手機里存著的一張身份證照片,這是記者事先在網上下載好的。安貞醫院前臺接過手機,絲毫不在意照片上的人與記者本人相距甚遠,直接在電腦上操作登記。中途,前臺反復詢問記者“是哪個公司的”,記者被問得莫名其妙,仔細了解才得知,對方是在問記者是哪個公司帶來的。轉身詢問站在醫院門口處的阿龍,他告知,說“宇創”就行。記者猜測,登記這個是為了體檢費分成。拿到體檢表后,記者首先被要求在大廳收費處繳納170元體檢費。

整個體檢共7個項目,從11時08分記者付完170元算起,到最后一項抽血結束,整個過程僅20分鐘。11時30分,記者將蓋滿章的體檢表交還前臺,一名楊姓男子忙招呼記者跟著走。記者跟著他又上了一輛“豫S9P963”牌照的車,返回松江新城站的“面試中心”。途中,楊某向記者索要50元,作為來回的車費。

記者交錢后,楊某以體檢報告領取需要時間,讓記者隔天即8月5日8時前再來“面試中心”領取體檢報告,并安排入職。

百余名求職者聚集等待分配

交完50元車費后,記者反復問楊某,整個求職過程是否還有其他費用。他肯定地說,后續由“人事經理”來分配崗位,不會再有費用了。

8月5日清晨7時15分,記者搭乘首班地鐵,來到松江新城站。此時,“企業面試中心”大門緊鎖。門口的花壇邊已有人坐著等待。攀談中,記者得知這是求職者小胡,來自青海,剛到上海不到一個月,目前正四處尋找工作。他應聘的是一家大型企業搬運工,薪酬是每天200元。他說招聘信息也是在趕集網上看到的。

7時50分,阿龍、崔助理一行四五人出現在面試中心門口,開門入內。稍作收拾后,阿龍招呼門口等著的約20名求職者進入房間。阿龍高聲宣布,今天會安排大家入職,等下會帶大家前往公司的“集合點”等待分配,分配前需要大家準備好身份證復印件,復印費10元。復印結束后,大家被召集到里側的小房間,一名臉上有疤痕的男子給大家分發前一天的體檢報告。

拿好報告,求職者們被帶至車庫,要求擠進幾輛小車。記者和其余4人擠進其中一輛牌照為“蘇N1M321”的福特小車。8時20分,記者被帶到位于榮樂東路滬松路附近的“綠地伯頓廣場”后側河邊一處開闊處。下車時,現場已站著20余人。廣場上,一車車求職者被送過來,陸續來了10余輛車。8時45分,記者粗略數了一下,現場站著的求職者已有70余人。看起來附近多個“面試中心”的人均被匯聚到這里。求職者們下車后,司機收走了大家的身份證,并交給坐在廣場北側樓梯的一名掛著“工作證”的瘦高黑衣男子,該男子將身份證收來就丟在一旁。

入職需交500元“崗位穩定金”

9時,最后一波求職者被從伯頓廣場寫字樓內帶了出來,此時廣場上人數已過百。

見人到得差不多了,黑衣男子起身,吆喝大家在樓梯前排成三排。他拿著厚厚一疊身份證,一一點名并詢問應聘職位。記者留意到,大部分人應聘的均是迪士尼的各種崗位。點名中,七八人因歲數較大等原因被剔除出列。一名自稱是“人事經理”的白汗衫男子走到樓梯上開始講話。男子時而故作深沉,提醒大家要注意沒有犯罪記錄,否則“一旦被查出,后果很嚴重”;時而又高亢激揚,聲稱今天一定會幫大家安排崗位、分配宿舍;時而又故作兇狠,提醒大家去新單位報到后,不要“玩花樣”……

繞了一大圈,“經理”終于談到“正事”:由于招聘過程中并未收取介紹費,“經理”自稱報酬主要來自人員入職后單位給予的招工“代理費”,而這筆“代理費”,單位需要兩個月后才會發放。為保證大家能穩定入職,“經理”稱受單位之托向大家收取每人500元的“崗位穩定金”。一聽又要收錢且數額不小,人群中有些騷動。“經理”稱這筆錢會在入職兩個月后,由單位在發工資時一并返還。

這番講話結束后,在廣場上停著的幾輛車的引擎蓋上,六七名男子有的掏出POS機、有的拿出收據本、有的打開手機支付寶,向大家收取500元“崗位穩定金”。記者站在一旁觀察,掏錢的大約有一半人。記者付完500元后,換來一張寫著“穩定金”字樣的收據。憑這張收據,記者又被領至廣場東側的一處偏僻角落,進行所謂的“崗位分配”。

崗位分配處,一名男子坐在一套藤制茶幾前,茶幾上擺著幾疊“入職報告”(記者猜測應為“入職報到單”)。這一張張“報告”上,署名都是“人事資源部”,但報到地址各不相同。將收據及身份證復印件交給男子后,即能換來一張“入職報告”。記者應聘的是迪士尼保安,在拿到的單子上,報到地址寫著“軌交11號線秀沿路站2號口”,并附上一名“朋經理”的電話。在拿到單子前,記者又再次被索要了50元資料審核費。到目前為止,記者已先后支付了780元。

所謂報到處在浦東一閑置廠區

仔細端詳這張“入職報告”,短短20余字的一段話,“報到”兩字始終沒有寫對,一會是“報告”,一會是“報道”,語句也不通順。拿著單子,記者坐上了此前來的蘇牌小車,返回松江新城站。離開綠地伯頓廣場前,開車的紅色汗衫男子又厚著臉皮問記者討要10元停車費。

車上,記者認識了江蘇淮安來滬求職的40余歲田先生,他應聘的是“東方明珠保安”,巧的是,他的報到地址和記者一樣。于是兩人相約結伴。8月5日10時,記者和田先生從松江啟程,11時半趕到浦東秀沿路站2號出口。記者致電“朋經理”,對方讓記者稍等,稱“馬上有人來接”。

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,期間記者不斷催促“朋經理”。近12時,“朋經理”終于給記者發來一條短信,提示記者乘坐公交川航專線,前往黃樓站下車后再找一名“孫經理”參加“面試”。明明是報到,怎么又面試了?一會“朋經理”,一會“孫經理”,記者究竟被轉了幾次手?

在公交“秀沿路環橋路”站,記者一行坐上川航專線。整整11站后,到達“黃樓”。再致電“孫經理”,他提示記者沿川周公路往西走,在黃樓社區委員會西側的小弄堂再向北,走到底就到了。按照提示,記者一路尋找。這是藏身于一片農村房子中的一個閑置廠區,廠區最里側,高大的廠房被改造成3層樓的出租屋。廠區東側有一個食堂,牌子上還寫著“迪士尼保安集合處”。

一聽記者是來應聘保安,食堂里正在吃飯的食客示意記者前往出租屋6號樓301室。廠房改造的出租屋垃圾遍地、污水四流、異味撲鼻,記者硬著頭皮爬上鐵樓梯,敲開301室的門。這是某“人力資源公司”的一間辦公室,見記者和田先生應聘保安,“孫經理”端詳兩人后稱“沒有適合你們的工作”。記者提出剛剛繳納了近800元的各種費用,“孫經理”臉色一變,大聲呵斥:“你交多少錢和我無關,我也不認識松江的人。”末了,他說,自己的確代理一部分迪士尼的保安職位,但招聘是公開且沒有任何費用的,相關信息網上均有,他從未委托過松江的人代為招聘。

打擊黑職介團伙刻不容緩

知道上當后,田先生當即返回松江去退錢。當晚,他給記者打來電話,告知500元“崗位穩定金”只退到200元,剩余300元以“名額費”的名義被扣;至于其他費用,則是一分不退。

到此為止,記者已明白松江這個求職騙局的“操作模式”:以各種并不存在的高薪職位騙來求職者,再以體檢費、車費、復印費、崗位穩定金、材料審核費等各種名義收錢;收完錢后,隨便給求職者提供一些勞務代理公司的地址,將求職者打發走。求職者根本不可能找到宣稱的高薪職位;即便求職者回來退錢,行騙者也準備了應對方案。

和一般的路邊黑職介不同的是,松江區的這些黑職介規模之龐大令人咋舌,僅從8月5日綠地伯頓廣場上聚集百余名的求職者來看,在松江區域至少有七八個所謂的“面試中心”。為了印證,記者根據趕集網上的多條迪士尼招工信息一一發短信應聘,反饋來的面試地址竟各不相同,分別有榮樂東路建設大廈附近、松江加工園區附近、松江汽車東站附近、樂都路286號等。

在求職者集合的綠地伯頓廣場里,也有一個“面試點”。這個“面試點”門牌顯示為綠地伯頓廣場“45號210室”,從門口玻璃往里看,里面貼著“企業招工中心”的字樣。記者推門進去,發現求職表格、安貞醫院的單子一應俱全,套路“一模一樣”。記者當場揭穿對方的求職騙局,一名黃衣女子惱羞成怒:“我騙你錢了嗎?你瞎說什么?”

記者留意過上述每個“面試點”,均有4名女性和幾名男性。女性負責在網上更新信息、瀏覽簡歷,并通知求職者前來面試,而幾名男性則負責開車接送求職者。還有至少10余人專職負責在綠地伯頓廣場扮演人事經理,待求職者匯聚在一起后,騙取整個過程中最主要的收費“崗位穩定金”。從各個點通知求職者面試、填表、安排體檢,隔天再將求職者聚集到一起統一行騙,整個招工騙局猶如“流水線”,人員分工細致,已有團伙模樣。記者粗略算了一算,整個團伙每天的收入少說有五六萬元之多。希望勞動監察、公安等部門盡快出手,端掉這個招工行騙團伙。(記者 毛錦偉)

責任編輯:FG003


 
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
 

新化月報網-記錄中國、解讀天下!所有文章、評論、信息、數據僅供參考,使用前請核實,風險自負。
 

Copyright 2013-2017 新化月報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-28
 

QQ聯絡:183 291 366     www.356830.live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  

 

聯系網站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   違法信息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


 

page contents 单机麻将游戏排行榜